深圳羅湖區公安分局近200萬元民警理髮服務項目向社會公開招標,不少網民質疑:什麼樣的福利是合理的?據記者調查瞭解,財政部發佈的有關規定未提及事業單位福利邊界在哪裡。而專家認為,洗理費等福利項目如果能夠明確計入薪酬,更加符合“公務員陽光工資”的方向。
  羅湖區民警福利費年近500萬元
  深圳市羅湖區政府採購中心於4月16日在網上發佈了羅湖區公安分局民警理髮服務項目的公開招標公告,該項目預算金額為199.4萬元,項目服務期限為2年。
  招標文件指出,分局每月向每位民警的智能IC卡內設置3次理髮權限,理髮採取刷卡方式進行消費,智能IC卡和刷卡機由採購單位提供。洗剪吹刷卡一次不得超過13元,其他服務如電發、焗油、美容等項目因涉及到產品檔次不同,消費者可與中標供應商協商價格,雙方無異議後再刷卡消費,嚴禁亂收費或多收費。
  記者瞭解到,該分局民警憑門禁卡就可理髮刷卡消費,分局行政科每月按時提取實際消費數據進行結算。事實上,大多數民警都不會用足3次額度。除了“理髮福利”,還有涼茶等福利,由於太過零碎,也都成了“雞肋”。當記者詢問民警究竟有多少“福利”時,很多人都說“感受不到”“想不起來”。
  據羅湖區公安分局行政科相關負責人介紹,羅湖分局在每年度的財政預算中均預留了民警福利費用,“理髮福利”也是來自財政預算公用支出中的民警福利費。據有關材料顯示,公檢法司的福利費為每人每年2300元。羅湖公安分局共有2170名民警,按照每人每年2300元“民警福利費”計算,總金額近500萬元。
  理髮室招標蹊蹺引“圍標”質疑
  深圳市羅湖區政府採購中心招標文件稱,羅湖區公安分局為此在全局設置了3間理髮室,公開招標單位或個人經營管理理髮室。網民一度質疑招標存在“圍標”嫌疑,因為參與投標的3家供應商,除了中標者之外,其餘兩家都是在招投標開始之前剛剛變更經營範圍。一家原先主營業務為電子產品及汽車配件,變更後增加了個人形象設計及美髮。另一家變更前的經營範圍主要是園林綠化與物業管理,變更後增加了個人形象設計以及美髮項目。有網民戲稱,這兩家一看就像“打醬油的”。
  有關規定未提事業單位福利邊界
  說起“理髮福利”,深圳市公安局羅湖分局的劉警官一肚子火:“每次13元,每月最多理髮3次,一個月也就是39元,這麼一點點錢,還被你們反反覆復地說!更何況我很少理髮,一個月根本刷不了39元。”
  記者瞭解到,我國有針對企業福利費的相關規定,規定職工福利費一般不超過企業工資薪金總額的14%,並要在年度財務會計報告中予以披露。
  而按照財政部2012年發佈的《關於事業單位提取專用基金比例問題的通知》規定,事業單位可以提取“職工福利基金”,提取比例在單位年度非財政撥款結餘的40%以內確定。國家另有規定的,從其規定。這一通知沒有提到事業單位福利的邊界在哪裡、可以用於哪些支出項目。
  有記錄顯示,1982年前後,各省份根據當時財政部、勞動部以及全國總工會的安排,在機關、企事業職工工資補貼中詳細規定了洗理費、書報費項目,一般每月在4元上下。
  專家稱福利費過渡現金薪酬是趨勢
  不少網民指出,福利要經得起陽光曝曬,才能避免福利變為“腐利”。有網民指出,根據財政部、公安部《關於印發〈公安機關財務管理暫行規定〉的通知》和財政部《政府預算收支科目》的規定,公安機關公用經費開支範圍包括行政經費、公安業務經費和特別業務經費三個部分,這三大部分中沒有理髮費。何況,新會計準則早就取消了“應付福利費”科目,不主張再計提福利費,行政單位還把理髮作為福利費列支,缺乏依據。
  中國勞動學會副會長兼薪酬專業委員會會長蘇海南說,目前有關部門正在進行調研,規範、清理、整頓這些補貼。
  武漢大學教授熊偉說,洗理費等福利項目如果能夠明確計入薪酬,更加符合“公務員陽光工資”的方向,這不是說要減少福利,而是將隱性的福利更加明確化,減少“暗箱操作”的空間。
  財政部會計準則委員會咨詢專家、復旦大學會計系主任李若山說,福利費過渡到顯性現金薪酬是大勢所趨。
  據新華社電  (原標題:深圳羅湖“民警理髮費”引網民追問福利邊界)
創作者介紹

tattoo

gs27gshtcl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